13號星期五的熊

13是本體

我轉職了,原職業(布丁)

腦子當機一輩子

從小破屋到大破船(5)

*私設有 
*ooc 
*繁體字 
*角色死亡注意 
*雷獅目前只存在於回憶中 

  自那之後,安迷修這趟旅程不再存在所謂的“停留”,他徑直朝著某個方向前進。

  森林、村莊、城鎮,一站踏過一站,一次又一次的,總會有個死神等待著他的到來,或許有時沒有前來迎接的死神,但那樣的情況卻是屈指可數。

  “說到底你們的身份都是某個傢伙鑽了世界的漏洞來的啊。”回想起女孩的說詞,安迷修揣測著“某個傢伙”創造死神的手法。

  為何幾乎所有的死神都渴望著死亡,或者說,自由?難道祂們的身份並非自願而來?

  若是那樣,那被女孩稱為“某個傢伙”的,大概是位隨心所欲的神吧,擅自賦予使命,而又令人沒有自主拒絕的權利……

  思考間,那位未曾與安迷修會面過的“神”,似乎微微的往“惡”偏了一點。

  旅程繼續著,在即將踏入一片地區之前,便能夠看見前來迎接的死神,而安迷修幾乎將之視為日常,但終結來的卻是如此令他措手不及。

  “求求您……幫幫我們……!”那是一名滿身是血的婦人,她緊抱著孩子,撐著負傷的身體跑到小鎮的出口,卻無法再踏出任何一步。

  她在最後一刻請求著接近小鎮的安迷修,對著眼前有著一雙溫柔綠眼的青年,像是托付般將孩子推向他,而那孩子只是沉默著,緊盯著母親以及他們來的方向。

  一片充斥著殺戮氣息的處刑場,至少對那處的居民來說便是如此,突如其來的災禍降臨在原本平和的小鎮。

  是難民所組成的,盜賊的入侵,他們肆意侵略,一個勁的將武器對向自己認為的障礙,而無辜的居民一個又一個的命喪黃泉。

  安迷修在最初的不可置信後,迅速的向前為鎮民抵擋攻擊,但他畢竟只有孤身一人,而需要保護的人卻是散落各處。

  他們還比較適任死神。

  在混亂之中,安迷修的腦中閃過這樣的想法,但隨後他搖搖頭否決掉了。他們原先大概是難民吧,餓著肚子的、無家可歸的人,死神可是無需吃喝,而且一輩子得待在所謂的“家”啊。

  不知不覺中,倒地的盜賊越來越多,鎮民疑惑著安迷修的不殺,甚至有些逃過一劫的人開始在遠處大聲質疑。

  安迷修思考著待會該如何安慰他們,一邊剝奪偷襲而來的盜賊的行動能力。

  剎那間,視線角落的一幕令他的動作微微停滯了一下---是他,安迷修認出了那孩子,在最初他到來之時,那名婦人拼死保下來的小孩。

  小小的雙手握住了沾滿鮮血的刀,仇恨讓那孩子無法察覺眼前的盜賊並非毫無反擊之力,在那名盜賊突然暴起之時,安迷修拋下手邊的敵人衝了過去。

  他們距離太近了,近得安迷修沒有時間思考任何應對方法,只能靠著直覺將武器揮出。

  而又是如此恰巧的,如同那孩子沒有料到盜賊的反擊,安迷修也沒有料到,難民出身的盜賊禁不起他那一擊。

  在那一刻,有什麼東西,被打破了……

  安迷修有些恍然的看著敵人倒下,在後來,倒下的人越來越多,直到餘下的鎮民徹底獲得安全。

  劫後餘生的人們想要向他道謝,或是對先前的質問道歉,但在看到安迷修的表情後,他們啞然離去。

  他的表情像是犯了大罪的孩子一樣,似乎道謝反而會壓垮他啊,居民們不約而同浮現了這樣的想法,因而沉默,因而離開。

  唯有一個身影,依舊待在原處,甚至在安迷修轉身離去時,快步跟上。

-----------------------------------------

YA我更了!啊最近好累…真正體會到了不吃飯導致的難受的要死要活的感覺,感謝我媽給我留了一碗湯……我又活啦!

話說我前天去看醫生,那包藥裡面沒有放糖果,櫃台阿姨是不是換人了……?

從小破屋到大破船(4)

*私設有 
*ooc 
*繁體字 
*角色死亡注意 
*雷獅目前只存在於回憶中 

  糟透了,一切都是,明明得到了離答案只差一步的提示,安迷修卻希望自己能夠就此停滯不前,更甚者,希望一切不曾發生。
  
  不曾遇到雷獅,不曾停留在雷獅的森林,不曾喜歡上雷獅,不曾親自送走雷獅,不曾……不曾……
  
  安迷修的師父說過,旅行者一旦為了某物停留在一處過久,有些東西就帶不走了。
  
  師父是對的,安迷修用力擦揉著脖頸的皮膚,細細思考著,我都把什麼落在那破地方了?
  
  不算細緻的皮膚被揉的通紅,重點關照的那道紫色閃電卻是絲毫不受影響,反倒被周邊的紅襯著更加明顯,仿若那名死神時不時顯露的暗沉眼神。
  
  “不如何,”這是對女孩的回答,“這樣挺好。”這是對自己的反駁,安迷修放棄繼續折磨自己的脖子站起身,將頭巾再次圍上脖頸,似是接受這項“任務”般,對著女孩點頭致意。
  
  這樣就好,希望什麼不曾發生過太不現實,更何況,那森林挺不錯的,陽光充足,飲食不缺,鄰居的動物們很友善,還有充斥著每個角落的,勉強稱得上是美好的回憶片段。

  “行。”女孩收起笑容,“繼續回答你的疑問吧,首先,你現在的狀況類似死神,不存在人類的生理需求,不老而非不死。”微微轉頭,女孩瞥了眼靜靜聆聽的安迷修,語氣稍稍柔和,“不同的是你可以自殺,累了的話就去死是沒問題的喔。”

  “那麼,殺人會有什麼後果?”對於那個約定有著最深的疑惑,對於新的身份,安迷修反倒不那麼執著於了解。

  “類似的身份,若做著相同的事,自然會被視為相同身份。”女孩有些無奈的攤手,“說到底你們的身份都是某個傢伙鑽了世界的漏洞來的啊,定義模糊也是必然的。”

  “死神原本也是人類嗎?”

  “對。”

  “能夠再回復成人類嗎?”

  “可以喔,正確來說是回復到成為死神前的狀態,”女孩再度晃了晃頭,帶著嘲諷意味的眼神指向失去人類身份的旅者,“你知道也做過的方式。”

  安迷修瞬間理解對方所指,腦中浮現的名詞脫口而出,“人類的屍體……”
簡單而又殘酷的正確答案,像是將物品放回標示著名字的正確位置上一般。

  “嘛,放錯了位置也就換個名稱和用法而已,這個世界便是如此。”滿意的欣賞著安迷修臉色的變化,換了個觀察對象也不虧呢,女孩歪著頭想著,都是聰明的孩子,不枉自己隨便現身。

  當安迷修回過神,周圍已無女孩的身影,想說的都說完了吧,暗自感激對方或許是心血來潮的講解,安迷修轉身向著離開森林的方向前進。

  所以雷獅是知道的嗎?深埋著的回憶慢慢浮現。對自己提及身份的雷獅,對自己提及夢想的雷獅,對自己提及自由的雷獅,每一次都是相同而又令自己不安的表情。

  或許當時將小刀送入祂的胸口時,我暴露了自己剎那間的安心吧,安於不必再面對那樣的表情,而非對於祂能夠脫離無形的囚籠。

  自私,安迷修自嘲的笑著,惡黨那句膽小鬼可真有道理,毫不留情的點破了自己下手的真正理由。

  踏出森林,才剛望見另一座城鎮,緊接著進入視線的是逐步靠近的身影,那或許是來“迎接”的死神吧,安迷修篤定的等待著。

  他在對方停在眼前時,先一步開口,“久等了,最後的騎士,安迷修在此。”

-----------------------------------------

_(:3」∠ )_

從小破屋到大破船(3)

*私設有
*ooc
*繁體字
*角色死亡注意
*雷獅目前只存在於回憶中

  為什麼會被要求這樣的事?安迷修百思不解,一切發生的太過突然,他甚至來不及細問喬先前的不對勁。

  

  如今,自己所認知的【他】卻成了【祂】,殺了祂?安迷修是知道的,大多數死神的願望是以死亡為徑獲得自由,但那並非如今的重點,“為何選擇在下?因為好友這層身份嗎?”

  緊盯著對方,安迷修發現喬的眼眸中愧疚與不安交織著,最深處卻是一片茫然,“我不知道……”,意料之中的回應,接下來的話語卻更加深安迷修的疑惑。

  “總有種感覺……你可以幫到我……我不會形容……但是安迷修,”喬正色道,“你給我的這種感覺以前是沒有的。”

  看來是沒辦法得到更多資訊了啊,安迷修有些苦惱的揉了下頭髮,片刻過後,他再度抬頭,微笑道,“喬,我可以幫祢。”

  喬有些愣愣的看著微笑著的友人,原本預想中一連串的質疑、逼問沒有出現,反倒是一句輕如羽毛的答應,想什麼呢?喬厭惡著自己惡毒的想法,那可是安迷修啊,不會毫無意義的挽留,而是用心聽取自己的願望,進而義無反顧的,幫助自己實現。

  “謝啦!安迷修!…………對不起。”喬如往常般用力拍上安迷修的肩,卻又異於往常的鄭重道歉,“不用道歉的啊,喬,在下曾發誓過,要真誠對待自己的朋友。”

  “即使如此,讓我道歉吧,真的…對不起,拜託了啊,朋友。”看著在訣別之時與以往截然相反的喬,安迷修無法控制的回想起雷獅,直到最後也依舊惡言相向,祂難道不能學學人家誠實點嗎…

  看著陷入回憶的安迷修,喬像是觸電般猛地抓住對方的肩膀,“還有一件事!安迷修,答應我,別殺人。”突然從回憶中被拉回又被推入其中,安迷修在反應不過來時反射性脫口拒絕。

  “這就不了吧,在下已經與祂約定過了。”回神時安迷修也沒打算改口,本來就是,這可是他和雷獅的重要約定,不需要再疊加其他相同的約定,這樣毫無意義,而且他心裡也是不願意的。

  “是嗎…那就希望你能好好遵守啦。”喬如釋負重般往後躺倒,完全將一切要害暴露在安迷修眼前,像是睡著般再無動靜。

  即使自詡為騎士,安迷修並非崇尚不殺的聖者,他也的確擁有殺人的經驗,殺死死神的感覺與殺死人類的感覺並無二致,甚至讓安迷修有點違背約定的罪惡感,但還是不同的,這是幫助祂,就像我幫助祢獲得自由一樣。

  帶著有些複雜的心思,安迷修放棄與熱心的鎮民們道別,而是直接進入另一座森林。

  漫步其中,安迷修像是察覺到什麼停住腳步,偏頭望向某處,“晚上好,美麗的小姐,請問在下能詢問一些事嗎?”伴隨這句問話,先前的黑衣女孩從那處現出身影,歪了歪頭對著安迷修招手,示意對方跟著自己。

  “我知道你要問什麼,用說的麻煩,自己看吧。”領著安迷修靠近河川,女孩對著他點了點脖頸處。

  “……?”不知為何,安迷修對於女孩有某種無條件的信任感,儘管覺得不對勁,他依然照著指示解下圍繞脖子的頭巾,以水為鏡探查。

  片刻後,安迷修有些錯愕的瞪著脖子上的閃電記號,像是那名死神特意留下的標記,但他對此,的確毫無印象。

  “這……”“恭喜你,成為死神的劊子手了喔~”對著旅者象徵性的鼓掌幾下,女孩指了指攢在安迷修手裡的頭巾,“感謝祂留下的這個和自己的羞恥心吧!刻印在身上的記號在許多地方可是象徵著罪孽呢。”

  “說說感想如何吧?最後的騎士先生?”

-----------------------------------------

更了喔更了喔!十九別氣!我錯了!下次還敢!我才不信什麼窺屏會懷孕的話! ٩(✘д✘๑;)۶

從小破屋到大破船(2)

*私設有
*ooc
*繁體字注意
*角色死亡
*雷獅目前只存在於回憶中

  女孩離開後,森林再度充滿生機,方才的對話彷彿從未發生過,但不知為何,安迷修認為那女孩的提醒並非不必要,雷獅到底為什麼要提出那個約定?祂不會輕易說出約定二字的,比起自己,祂更偏向厭惡這隱隱帶著束縛意味的詞,那為什麼在最後要提出?明明已經是最後了…

  揣著滿腹疑問,安迷修穿越了森林,在遠遠望見他曾經到過的小鎮時,突然某種違和感圍繞在他心頭,安迷修立即檢查了自己身上所有的東西,末了卻一無所獲,錯覺嗎?明明什麼都沒有少…………什麼都沒有少?再度檢查了一遍,得到相同結果後,安迷修有點背脊發涼,他在沒有減少任何必須品的情況下離開森林?

  “喂~!是安迷修嗎~?”還未深入思考,遠處傳來一聲令安迷修感到熟悉的聲音,他聞聲抬頭望向小鎮方向,果不其然看到好友的身影,快步走向那處,安迷修人還未到,調侃的話語已經自然的從口中脫出,“喬,真難得你會離開小鎮,特地來迎接在下嗎?”

  被稱為喬的男子浮誇的露出嫌棄的表情,對著安迷修用手比劃出一個空氣叉叉,“噁心!誰會特地迎接你啊!更何況這可還是小鎮範圍內!別小看我對於這個小鎮永恆的愛!話說你一個人?”說著的同時喬不停朝安迷修身後探望,“怎麼了嗎?在下一個人沒錯。”得到答案的瞬間,喬的表情空白了一會,而後有些愣愣的喃喃自語,“還真是特地來迎接你了……”

  “喬?你……”看著明顯不對勁的友人,安迷修拍拍對方的肩膀,在對方猛然回神時露出令人安心的微笑,“承認這個事實那麼難嗎?哈哈原來你也有這天啊!開心吧,最後的騎士安迷修在此。”

  “什麼騎士!明明只是個乾淨點的流浪漢!”嫌棄的表情取代怔愣,喬猛地回拍安迷修,“走!哥帶你回去看看大家,歡迎你來啊最後的流浪漢~”“至少稱呼在下為旅者!”安迷修對著喬的背影喊著,回頭看了眼森林後,壓下心中的不安跟上喬。

  安迷修的到來受到鎮民熱烈的歡迎,畢竟他曾在鎮上幫過不少忙,有些人提出安迷修乾脆就這樣住下的建議,更有人向他介紹鎮裡的女孩,安迷修以自己已有戀人以及決定要旅行四方一一婉拒,當晚安迷修也只借住了喬的家。

  深夜,輕輕的敲門聲喚醒淺眠的安迷修,“喬?你怎麼還不…”“你說的那個戀人是死神吧。”被喬的搶白嚇了一跳,安迷修有些反應不過來的看著友人,半倘才回過神,“為什麼你會知道?”喬聞言笑了笑,但並非平時的調笑,而是帶了點苦澀的微笑,“我啊…最喜歡這個小鎮了,但並沒有喜歡到一步都不想踏出去的地步,只是我出不去。”

  “給你這笨蛋科普下吧安迷修,死神是只能在一定範圍內活動的囚徒。”

  “我已經記不清我在這多久了,雖然不知為何那些鎮民並不會因此排斥我,而我也的確喜歡著這裡的人。”

  “大概是有什麼東西作祟吧,死神的存在是被默許並且歡迎的,即使存在同一處幾十年、幾百年而不老不死。”

  “但我不想這樣下去了,如果你那位戀人也是死神,祂應該有跟你說過死神的職責吧?”

  “這樣的待遇,簡直是告訴死神,你只能認命,乖乖的收割這些你朝夕相處的生命。”

  “我受夠了,安迷修,你願意的話,幫幫我吧,就像你對你戀人做得那樣---”

  “知道怎麼讓一名死神解脫嗎?很簡單,而且你也不需要有無意義的責任感,因為那是幫了祂,誰都能做到---”

  ““殺了我/祂””

-----------------------------------------

後面對話是穿插回憶雷獅科普現場的,我以為我這文一下子就完了說,因為我一篇只有少得可憐的1k+嗎?(இωஇ )
不想開學,哪有大學還要早上6點多起來打掃環境的啦!〒▽〒

從小破屋到大破船(1)

*私設有
*ooc
*繁體字
*角色死亡注意

    戀人生日時,你會準備什麼禮物呢?是一頓精心製作的大餐,在滿足對方時一同暢聊過去的美好回憶?是一束鮮嫩欲滴的鮮花,以各種花語填補難以言說的愛意?還是,一把簡單而鋒利的,足以一擊斃命的小刀?

  4/10,雷獅的誕生日,身為祂的戀人,安迷修實現大多數死神最大的願望,他親手給予祂自由,初見禮的小刀成了踐別禮,刀身沒入雷獅早已不再溫熱的胸口,他殺了祂。

  “膽小鬼。”一如既往的嘲諷語句,如今卻成為祂最後拋下的遺言,儘管想反駁也已是枉然,安迷修沉默的瞪著一屋子那名死神留下的東西,明明職責是給予人死亡,該說不愧是祂嗎?竟然如此不盡責的,帶來其他不必要的東西……

  燒掉吧,或許祂在得到自由的同時也需要這些,也算是斷了對祂的念想,抹去與祂的回憶。

  安迷修依舊沉默著,他已經多久沒說話了?不清楚。自從雷獅離開後,時間的消逝似乎對他失效,又或者是,他拒絕去感受當下。

  安迷修將那些東西搬出屋外,一瞬間,那間屋子彷彿不再是他的家,一絲一毫的溫暖不復存在,本來就不是他的家,安迷修甩了甩頭,不爭氣的想著,那是他們的家才對。

  火點燃的那一刻,安迷修沒有細細回憶他們的過往,而是一一細數祂的不是。

  不講理。

  火苗在被擅自搬入破舊小木屋的大床上滋生。

  自以為是。

  成雙成對的生活用品被拆散,成為火焰壯大的食糧。

  幼稚。

  手工精製的模型船被烈火吞噬,畫著馬頭的帆瞬間成為焦黑的碎屑。

  佇立在將助燃物吞噬殆盡而逐漸微弱的火光前,安迷修眸中的光芒亦逐漸消失,懷念什麼的還是算了吧,明明幫助祂獲得自由,自己卻被祂遺留下來的回憶束縛著,這樣自己不就輸得一塌糊塗了嗎?

  逐步靠近僅剩一絲的火燄,安迷修抬手將緊攢在手裡的許久的頭巾高舉在上頭。

  ………令人羨慕。

  繡著星星的頭巾從手中飄落,宛如為這場告別畫下句點。

  卻是截然相反的破折號。

  “為什麼…!?”看著在灰燼中安然無恙的頭巾,安迷修驚愕之餘拾起那名死神的代表物,“哈哈…本體比較頑強嗎…?”

  在嘗試多次確認了頭巾的無法破壞性後,安迷修索性將頭巾當作圍巾用了,他可不想在頭上綁這麼幼稚的東西。

  不如繼續旅行吧,他本就是名旅者,若非與祂相遇,滯留在某處或許是與他無緣的,下定決心,安迷修稍稍整理行李後便離開了。

  靜謐的森林此刻宛如替旅者逝去的愛人弔唁,漫步其中便無法忽視其中的詭譎,安迷修在進入不久後發現情況的不對勁,太安靜了,絲毫未聞蟲鳴鳥叫,他迅速的戒備起來。

  “不用那麼緊張啦。”突然想起的聲音出現在安迷修身後,那是一名黑衣女孩,輕鬆自在的語氣與安迷修的戒備成對比。

  “失禮了…請問這位小姐有什麼事嗎?在下沒在趕路,可以慢慢聽您說。”確認對方是女性後,安迷修在不卸下戒備的當下釋出善意。

  “嗯,我知道,只是來給你警告。”對著他露出微笑,女孩輕輕的靠近安迷修,直到他身旁方停,“好好遵守約定喔,跟那傢伙的,不要忘記。”

  “放心吧,雖然不知道您是如何得知在下和祂的約定,但身為騎士,在下是不會隨便打破約定的。”

  “是嗎,那我拭目以待,騎士發誓幫助任何求助的人,對吧?”女孩輕輕扯了下頭巾過長的部分,在安迷修閃躲時對著他再次露出微笑,眨眼間便消失無蹤。

  不會忘記的,也不會隨意打破這個約定,安迷修清楚記得雷獅強硬的要求他約定的那件事---“安迷修,答應我,不會殺人。”“好。”

-----------------------------------------

第一階段結束!今天開始我是布丁天使!(?)啊海苔好好吃~嗚咧!

放個設定~ヽ(•ω•ゞ)

靈魂是原石
在名為人類的容器中雕琢
當容器死亡時
達到“完美”的境界
此時負責回收的
便被稱為--死神
但死神的主人很有良心
不想死的人
他們不會強制回收
一旦拒絕了死亡
死亡便不會再找上門
但必須注意的是
完美不是永久的
並且十分短暫
在那之後
迎面而來的將是凋零
而容器
也會隨著靈魂而變化

未完之章

*私設有
*ooc
*文筆渣
*繁體字注意
*轉載×

跳或不跳,這是個問題。-----才不是。

懸崖上的男孩露出自嘲的笑,他並不是很明白所謂“自嘲”的確切意義,他只記得,母親的臉上總是掛著那樣的笑-----看著他們的時候,隱約明白她憤世嫉俗的想法,可那又如何?那是既定的規則,被強加上的,他們必須遵守的規則。

男孩抬頭望向夜空,那是他最喜歡做的事,璀璨的星辰倒映在眼中,總能讓他想到自己的另一半,那孩子和自己不同,他遺傳到母親早已黯淡的湖綠色眼睛,而那孩子則是繼承了父親總是很耀眼的絳紫色雙眸,更小的時候,那孩子還曾經抗議過,“這是我的眼睛,你不能每次都看著我想爸爸,這不公平!”

想到那孩子莫名其妙的堅持,男孩低聲笑了笑,但又隨即收斂,神經質的左右確認並無他人在場,半倘後才稍稍放鬆。

我想他們了,男孩繼續睹物思人,鄰居的姐姐阿姨們總是誇他的眼睛,宛如森林最深處的湖水一般清澈透明,令人著迷。

不對,當時的他太過緊張,以至於忘記反駁,她們總是看著自己,因為他不懂拒絕,她們能夠輕易的給予他玩笑和誇讚並得到理想的反應。

不對,她們應該仔細的,認真的看看那孩子的眼睛,故事書中描述的大海就是那樣的吧,承載著無限的生機,無限的希望,地上隨時都會乾涸的湖水,怎麼能跟天空永恆的星辰大海比呢?

想來母親也是這樣覺得吧,所以才會在臨終前拜託自己,保護那孩子,不論方法,真難得會與她有相同的想法,但既然是為了那孩子,就無所謂。

男孩因緊張而抿起的嘴再次笑開,這次不是自嘲,而是自豪的笑。

那孩子總是追求公平,他不是很了解,但這次,讓他也追求一下吧,每次每次,那孩子都擋在自己身前,像是要保護幼崽的孤狼一般,但這樣是不對的,我才是年長的那個,男孩有些不滿的撇撇嘴,這次我要討回來,這樣才公平,對吧?

無人回應,理所當然,這不過是男孩內心無理的獨白,妄圖扭曲他人追求的真理實屬可笑,但也沒人能夠糾正他,至少現在,沒有。

“!”不知何時開始,遠處傳來一聲又一聲的長鳴,像是某種序曲,男孩身後的森林開始騷動了起來。

“被發現了嗎…不過沒問題的,這裡的話,不會有人來的。”視線轉向懸崖下方,靜謐而漆黑的深淵凝視著男孩,彷彿下一秒便會將他吞噬。

男孩不知道下方通往何處,可能是充滿死亡氣息的山谷,可能是通往汪洋大海的湍流,不論哪樣,他需要的,不過是名為死亡的最終結果罷了,但,可以的話,希望是後者吧,他真的、真的好想看看真正的大海啊,他好想和他的家人、他的弟弟一起去看海。

這是男孩的夢想,所以他知道,這輩子是不可能實現了,此時此刻,他必須抉擇,一個人死,或是一起死,畢竟他們是誕生於這個詛咒之地的雙生子,而雙生子只要少了一個,便會失去其意義,儘管他們大概是最不像的兄弟了。

隨著長鳴終止,男孩鼓起勇氣,選擇投入黑暗的懷抱,在那瞬間,有什麼人疾速奔向他,“Anmicius!”,那是他此刻最想聽到的聲音。

又來了……布倫達那傢伙,又直接喊我的名字……

向著對方伸出的手得不到回應,另一個男孩呆愣著看著早已空無一人的懸崖,直到他人趕到時,正好阻止了已經回過神,試圖追隨兄長腳步的孩子,“放開我!你們這些混蛋!該死的…放開我啊!Anmicius他掉下去了啊!我要去救他!”

黑暗吞噬耀眼暖人的太陽,徒留失去光源的星辰黯淡無光。

“哥!”

------------------------------------------

坑的機率88%+修改的機率40%_(:3」∠ )_
我有設定的…大概…
算了就醬!(溜)

雷安画手&写手整理

一只咸喻:

·是希望lof能有列表有备注的延伸产物,方便一起吃粮
·【可能有些老师我还没有发现!如果没看到请你们安利给我!!排序我是乱排的orz,都是珍宝!!!
·【本条lof允许转载,建议到原lof来转载最新版本的。】
·戳有下划线的就是链接
·
老师们的组合公共号(有文有图有马术比赛)
接雷安投稿的委员会
雷安每日优秀tag整理


【画手】酿总  酿总的小号  露露  露露小号  漫哥  桑竹老师  间哥  原则老师  莉爹  莉爹的小号  众哥  虎爹  叙叙   泽哥   深和老师  电总  苒苒  吃爹  奔爹  面哥  奏哥  邱锅  猫哥  突突哥哥  芥末老师  炉哥  竹老师  吴爹  栗老师  昼老师  嚼爹  言帅老师  莱姆老师  维鲁老师  夜老师  叉老师  桑子老师  星望老师  级哥  凌哥  y子老师  午晨哥哥    芽生老师  海龟老师  星音老师  报纸老师  野老师  咸鱼遥老师  允露老师  名前老师  独角鹿老师(杂食注意)  系子  海带菜老师  腌哥  三哥  羽鸦老师  昕老师  几木老师  硫磺火老师  自然老师  朱律砂老师  画多老师  灰总  挥哥  髁老师  伞老师  慢老师  小小老师  氨老师  麦麦老师  狗哥  以太老师  更西老师  酷哥  云久老师  普普  可乐罐  品老师(除雷安还产各种拆雷安的注意)  豸連老师  星缀老师  toki老师  泥马老师  莉迪娅老师  鹤老师  灰老师  妖锅  雾老师  樱喵老师  牛奶老师  犟社长  冷饭老师  雷安现世旅行365天(不知道——该叫什么老师!我的锅我的锅)  九河老师  茶老师  泥下老师  tokira   利哥  吉丹三老师  盐老师   笑老师  钥老师(含各种拆雷安的注意)  流珠老师  黑圈老师  越老师  醋老师  更陈老师  胜老师  香老师  终夜老师  昼老师  鸠哥  纱老师  芋头老师  游暮老师(杂食注意)  森哥  卤蛋老师  黑喵老师  白鱼老师(杂食注意)  茶老师  幽老师  川哥  全息老师  挥爹(杂食注意)  宵狐老师  退老师


【画手2】:生姜  立立  贤哥  肥肥  系子  普普  可乐罐  咕咕嘀  糖喵  萱草  杠杠  昭辞  里亚  小翼  阿梓  阿柚  (翻上面的我好难翻...眼睛要瞎了所以分了组...)


【文手】肉卷老师  十一老师  法法老师  谷谷老师  糖谷谷  简老师  Mercury老师  秃杉老师  阿梓  北泽老师  水星老师  十字老师  牛奶糖老师  浆白白  斯斯老师  a哥  泡哥  遥哥  萧辰老师  寒衣老师  空明老师  空号老师(?)  白鹭洲老师  一雨老师  荷颜老师   琰轩老师  朝黛老师  阿欣老师  言南老师  兰芽老师  米苏老师  背彻老师  寒衣老师  芷锦老师  疾风老师  moleko老师  饼老师  伞响老师  东东包老师  京霍老师  颜荀老师   一个疯狂产肉的研究所(有很多安哥性转注意)  白桑老师  林子大老师  栗子老师  良老师  沈清行老师  闻绍老师  晓岚老师  山鬼老师  西沉老师  白雎老师  篮子老师  子眷老师  及及老师  鹿柴老师  安零老师(杂食注意)  起司老师  瓜子  桔老师  翅老师  Eunoia老师  耀老师


看一下啦各位小伙伴,渃老师号被封了,补档在这个号!!


【文手2】卷卷  故霖霖  桃桃  晨哥  koki老师  奏哥  惜袭儿  e哥哥  阿基  (翻上面的我好难翻...眼睛要瞎了所以分了组...)